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合伙人基金应用案例(2)
    根据弗兰克雇佣合同中的条款,他有权获得遣散费并加速兑现股票行权。萨莉扣压了遣散费,并利用公司经营合同中的漏洞将弗兰克在过去两年所赚取的份额全部独吞,这其中还包括雇佣合同承诺的行权份额,弗兰克一无所有了。在迫使他签下一份语焉不详,令人郁闷的离职协议后,萨莉向他支付了拖欠的遣散费。

     接下来的几个月,公司增长趋于停滞。他们用公司的启动资金硬撑门面,部分员工由于想念弗兰克,失去了工作激情。在看到萨莉如何对待弗兰克这名忠诚的员工后,他们都开始另寻出路,因为担心自己会遭遇与弗兰克同样的命运。

     当萨莉雇佣新人苏来接替弗兰克的位置时,她同样让苏签订了许多合同。苏发现萨莉并没有履行与弗兰克之间的合同,所以她并不相信她所签订的东西。她和萨莉不得不制定更严谨的合同来消除漏洞。这样做既耗时,又耗钱。

     当苏开始工作时,整个团队都听说了为使她加入而做了大量的法律工作,他们埋怨她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总之他们已经变得很脆弱了,而他们对弗兰克的怀念也使苏的工作举步维艰。

     上述案例说明了企业家不使用合伙人基金究竟会出现什么状况。萨莉犯了许多严重的错误。第一个错误是她在投资前并不能完全洞悉商机。她以为公司会大受欢迎,就像她在网络泡沫时代经营的公司一样。萨莉骨子里是一名直升机销售员。她很清楚这点,所以她雇佣弗兰克来做大部分工作。

     接下来萨莉所犯的错误是试图提前把蛋糕分好。她拿出10%的份额分配给弗兰克,并提供给他半薪。在看到萨莉的财富和过去的成绩时,弗兰克认为萨莉知道她在做什么。而且她还是名出色的销售员,这让弗兰克无比信任。能取得合伙人的信任这很好,这本应如此,但利用他们就不应该了。

     萨莉总是拖欠工资,她经常在团队其他成员面前谈论自己做了多少牺牲。她觉得他们知道她怎样地与团队共担风险后,会更加努力地工作。但是,由于她没有公平地分配股权,而且独吞了大部分股份,以致于所有人都认为她很卑鄙。毕竟她所积累的财富足够她退休后享用了,而且她仍在从事直升机业务。

     弗兰克的工作做得不能再好了。他严守时间,尽职尽责。萨莉非常感谢弗兰克,也向他表达了感激——这是对待一名出色员工的正确态度。但萨莉临阵退缩了。她高估了市场形势。时代不同了,尽管弗兰克做了最大努力,但公司的运营远没有达到萨莉不切实际的预期。她惊慌失措,于是让弗兰克背黑锅。

     她违背合约炒掉了弗兰克。她甚至都没有事先表达自己的忧虑,也没有给弗兰克一个调整的机会就背弃了他。弗兰克一直在按照萨莉的要求工作,而且做得很认真。他理应得到提醒。接下来,萨莉收回了弗兰克公平赚取的股权。因为他是被无端解雇的,所以弗兰克在这件事上别无选择,只能期待获得他应得的份额。然而萨莉完全不理解蛋糕会增长,她认为蛋糕数量有限,她需要收回以便提供给下一位受害者。如果不这样做,她就要放弃自己的(贪婪)或摊薄其他参与者的所得,在这种情况下这是公平的。

     最后,萨莉迫使弗兰克签订压制性的竞业禁止协议。在以正当理由解雇或员工主动无故辞职的情况下,竞业禁止协议是比较合适的。公司不应当为员工离开,建立或加入一家有竞争性的公司提供动机。

     但是,在以正当理由辞职或无端解雇员工的情况下,不应当采用竞业禁止协议。离职的个人不得不寻找新工作,他们不应当被竞业禁止协议所束缚,尤其是当公司所在行业正好是他接触得最多的行业时。

     如果你决定无故剔除某人,你要接受这样做的后果。就像我之前所说,你不能只顾自己那份蛋糕。竞业禁止协议在今天不足为奇,在很大程度上也不存在强制性。但公司使用它不代表它是正确的。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竞业禁止协议才公平。

     案例:修正后的PhoneMatcherator.com,有限责任公司

     让我们看一下如果萨莉运用合伙人基金,同样的故事将会如何发展:

     弗兰克和萨莉决定运用合伙人基金来启动公司。

     他们决定付给弗兰克10万美元的年薪,并运用如下的计算方式得出弗兰克的GHRR值为每小时100美元。

     在运用合伙人基金的情况下,公司有权在员工被无端解雇或正当辞职的情况下回购相应股权。萨莉同意用遣散费来回购基于弗兰克工时所产生的股权。弗兰克也理解如果他无故离职或被炒鱿鱼,那么他将失去股权。

     萨莉同样拿着20万美元的薪水,但与现金相比,她更乐于接受蛋糕,她的GHRR值为每小时200美元。

     她开始担心网站不会像她期望的那样一夜成功,一时冲动,无端解雇了弗兰克。弗兰克震惊了。

     但由于弗兰克是被无端解雇的,所以他能够保留自己挣得的蛋糕。萨莉按照他们之前的约定用公司的现金回购了部分份额,但弗兰克得到了公平对待,公司其他成员对此都十分清楚。

     萨莉找到莱恩来替代弗兰克的位置。莱恩立即加入到合伙人基金中,整个团队也团结在他周围,因为大家相信萨莉的判断,公司仍然充满干劲儿。

     PhoneMatcher.com幸免于难

     通过运用合伙人基金,萨莉省却了昂贵的律师费和会计师费,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公司运营上。她和弗兰克建立了真诚的关系,他们彼此之间相互信任。

     萨莉仍会临阵退缩,但合伙人基金让她改变了想法,公平地解雇了弗兰克。其他员工也了解到合伙人基金的规则,看到一切事情都是公平合理的。当莱恩入伙时,他能够在同样的氛围中立即投入工作,一如之前彼此信任的环境。

     案例:鲨鱼湖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商业孵化器和加速器似乎正呈爆炸式增长。本质上,它们让年纪稍长的资深企业家来挖掘急需帮助的缺乏经验的年轻企业家的激情和能量。当然,大多数机构不会这样总结自己的商业愿景,但在一个旁观者看来,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认为这很棒。当我还是一名刚刚崭露头角的新手企业家时,曾想过改变整个世界,如果我那时有一些办公空间,有畅通的网络,有一些能动用的现金以及前辈的忠告,那该多好。

     现在,我自己都熬成了前辈,我发现我在用大量时间给年轻企业家提建议(有时也投资)。尽管我的自尊心得到了满足(这使我感到很有意义),但我也要挣钱啊!合伙人基金为导师和顾问提供了一个渠道,让他们能够从为创业公司所花费的时间中获利。

     鲨鱼湖风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既是一家咨询公司,同时又是一个商业孵化器。该公司运用合伙人基金,通过向早期创业公司以极低的服务费用提供帮助来换取蛋糕份额。

     此外,由公司名下的专业人士(导师合伙人)组成的团队也把大量时间投入到创业投资组合公司上,提供建议或参与公司项目,他们这样做同样是为了换取蛋糕。

     你能想象的到,有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参与项目,事情一定变得超复杂。何况没人心甘情愿把股权分给任何一个提供了些许建议的人。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鲨鱼湖建立了单一的合伙人基金来持有通过各种贡献所赚得的蛋糕,无论个人贡献者为哪些公司出过力。

     这就好像是一种合伙人基金从其它合伙人基金处获取蛋糕。通过这种方式,当商业孵化器扶持的任何一家创业公司进行清算时,这个商业孵化器的每一名参与者都能获益,即使他们并没有在这家赚钱的公司投入过多时间。(请在此处跟上我的思路……)

     在一个商业孵化器中,设立目标就是刺激个体投入时间去帮助所有的投资待孵化的公司。当个人零敲碎打地在许多公司都投入了不少时间,他们所得的蛋糕肯定会小到毫无意义。

     再者说,在分配真正股权的时候,没有公司愿意把小份额分配给那些缺位持股人,他们只不过在规划上投入了很少的时间。

     合伙人基金解决了这两个难题。它的运作原理如下:

     第一步:公司建立自己的合伙人基金,由鲨鱼湖风险投资来掌控旗下所有顾问和导师在该基金中赚取的蛋糕。

     比方说,鲨鱼湖投资一家名叫“BugSupper”的公司,他们从事漏洞跟踪软件的开发。当BugSupper创始人及其团队为公司打拼时,他们每人都在BugSupper公司的合伙人基金中赚取了蛋糕。此外,当鲨鱼湖向BugSupper公司提供办公空间、IT支持、办公物资和其他物品时,鲨鱼湖同样在该公司的合伙人基金中赚取了蛋糕。

     但是,鲨鱼湖导师和顾问在BugSupper上投入的时间产生的报酬流入另外一个合伙人基金,它掌管着从BugSupper合伙人基金中获取的蛋糕。它可以被看作一种“共享型”合伙人基金。

     第二步:鲨鱼湖的顾问和导师记录自己为创业公司投入的时间,却在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中获取蛋糕。

     当核心团队之外的某人花时间去提供建议、引导发展、做顾问或其它任何相关的自由职业时,他们所用的时间既体现在BugSupper合伙人基金上又体现在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上。

     比方说,约翰以每小时200美元的GHRR值为BugSupper团队工作了10小时。共享型合伙人基金在蛋糕中赚取了2000美元的理论价值。那么约翰在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中的理论价值就是2000美元。

     随着时间推移,许多人在鲨鱼湖风险投资公司走走留留,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好建议。他们开设了五家新公司,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合伙人基金。人们在各种项目上投入的时间创造了一份价值10万美元的共享型合伙人基金。约翰在不同项目上的投入超过100小时,他在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中赚得25,000美元的理论价值,或者说总蛋糕的四分之一。但是他在BugSupper只投入了10小时。其他人投入了更多时间,因此所有人为共享型合伙人基金赚得的蛋糕相当于BugSupper合伙人基金蛋糕的20%。

     通过资金投入、租赁和物资供应等手段,鲨鱼湖在BugSupper的蛋糕中还另外分得20%。

     第三步:当发生清算时,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中的成员所得等于他们赚得的蛋糕份额。

     某天,BugSupper被竞争对手以1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大家兴奋极了。因为收购用的是现金,所以股东退出公司拿到的是现金。具体分配方法如下表:

     由于约翰在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中享有25%的份额,所以他得到了5万美元现金。同样,其他参与者也获得了各自应得的份额。

     事实上,约翰所得到的钱,远高于直接从BugSupper合伙人基金中赚取蛋糕所能得到的。但他在鲨鱼湖投资的其它创业公司中付出了大量的时间,这些公司有朝一日可能会获利,这样一来,鲨鱼湖的其他人也会受益于他的辛苦工作。

     BugSupper喜欢这一概念,因为他们能得到各种各样的帮助,但他们也不想把小额股份分给太多人。所以当买家上门时,他们会发现一块完整的蛋糕和一笔轻松的交易。

     鲨鱼湖会时不时地建立新的共享型合伙人基金来盛装从新公司获取的蛋糕。当共享型合伙人基金只持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公司的蛋糕时,它的运转效果最佳。记住,当蛋糕过大时,增加时间投入并不能为个人带来多少收益,而增加时间投入的积极性也会大打折扣。

     鲨鱼湖也运用这种共享型合伙人基金模式来管理小额现金投资。投资者从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中赚取蛋糕,而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从公司合伙人基金中赚取蛋糕,并在后者分发现金时,拿到与蛋糕份额等值的现金。这为创业公司提供了一种众包模式。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参与到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中。有时候人们在一个项目上投入的时间足以让他们成为核心团队中的一员。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得到的是创业公司的蛋糕份额,而不是共享型合伙人基金的蛋糕份额。当他们离开共享型合伙人基金时,本质上属于无故辞职,会得到相应的待遇(参照上文)。他们在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中放弃补偿的时间将会在公司合伙人基金中得到补偿。

     某些人不参与到共享型合伙人基金中,因为他们能够获取其他价值,比如潜在的客户。或是他们贡献的时间微不足道,不值得跟踪记录。

     在鲨鱼湖每个人都很开心,因为有一种机制能让大家的付出都便于管理,公平合理。

     大部分情况下,孵化器和加速器都被当作非营利组织来运营。如果他们孕育的是非营利公司,那没问题,但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不是。大部分被孕育或加速的公司都想占有全世界。而帮助过他们的人都应该在之后的回报中分一杯羹。

     通过向热情高涨的企业家提供稳定的工作环境,使专家能够从自己的投入中获益,鲨鱼湖逐渐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