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合伙人基金应用案例(1)
    下面的案例研究有助于你弄明白合伙人基金在实际操作中如何应用。

     所有的事例和案例研究都是虚构的(就像大部分财务分析案例一样)。我还将设计更多的虚构案例并把它们上传在SlicingPie.com,你随时都可以把你的问题和故事发送给我。

     合伙人基金在于行动

     案例:约翰的自行车小屋,有限责任公司

     约翰喜欢自行车,想提供自行车修理服务。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他的朋友迈克,他们决定在他们的地下室开一间名叫“约翰的自行车小屋”的修车铺,并使用合伙人基金来分配“蛋糕”。

     他们之前做过的唯一工作就是在当地一家乡村俱乐部里洗盘子。约翰比迈克干的时间长,他每小时能挣10美元,而迈克每小时只能挣9美元。

     他们决定由约翰来担任公司总裁,因为这个主意是他想到的,而且他有比较丰富的修车经验。

     约翰准备了一个修理台和一套工作所需的工具。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约翰负责修车,迈克负责促成生意,他们都工作了100个小时。迈克花费了1000美元印制传单和为公司打广告,还将自家快餐带到修车铺,这些快餐总计100美元。他没想过要报销这部分花费。

     在运用合伙人基金时,第一步就是要计算出约翰和迈克的“合伙人每小时资源率(GHRR)”。因为他们之前都是小时工,所以只需将他们之前的每小时资源率翻倍就能得到他们的GHRR。因此约翰的GHRR是20美元,迈克的是18美元。但约翰和迈克都是聪明人。他们意识到修车不像洗盘子,他们能优势互补。所以,他们一致认为应该设定一个平等的GHRR,即每小时20美元。在合伙人基金中你无需斤斤计较,因为合伙人自己就能达成共识。

     接下来,他们需要把约翰的工具投资计算在内。因为是这些工具确保生意运转,它们应当被视为具备理论价值。这套工具并不是约翰特意为公司购买的,所以他们在易趣网上找了一套相似的工具,发现其定价为1000美元。因此,这套公司运转所必需的设备的理论价值就是1000美元。

     迈克同样为公司做出了贡献,印制传单花了他1000美元,自带快餐花了他100美元。

     这些自带快餐是商业促进因素而非必需因素,因此不应当赋予其价值。它们确实很贴心,但不是关键环节。另一方面,尽管传单属于商业支出,但迈克没想过要报销这部分花费。这部分贡献的理论价值是印制传单所花费的现金价值的四倍。

     因此,在第一个月末,约翰分得33%的蛋糕,而迈克分得67%。

     在上述例子中,合伙人模式恰如其分地把蛋糕分给了两名合伙人。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合伙人所付出的贡献发生了变化。

     迈克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安妮,在她身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他只工作了50个小时,在广告上一分钱都没有投。而约翰在修车和促成生意上各投入了75个小时,他还花了500美元做广告。

     到第二个月末,约翰总共贡献了250小时,1000美元的必用设备和500美元广告费,他的理论价值总和增长至8000美元。迈克总共贡献了150小时和1000美元广告费,他的理论价值总和增长至7000美元。截止到第二个月末,约翰分得53%的蛋糕,而迈克分得47%。

     你会发现,约翰分得的蛋糕反映了他为公司所做的贡献。如果约翰和迈克在一开始只是简单地对半分,那么毫无疑问他们之间一定会产生埋怨。在这个模式中,基于两名合伙人的个人决定所做出的分配是公平的。

     迈克继续把大量的时间用在正谈得火热的女朋友身上,而不是用在生意上,因此他们决定让第三名合伙人萨姆加入。萨姆在加入前曾经营了多年自行车店。他的经验对公司大有裨益。

     萨姆在自行车店的薪水是每年5万美元。萨姆接受合伙人基金模式并开始了工作。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迈克用了20个小时来促进生意,约翰在店里工作用了150个小时,萨姆在店里工作用了25个小时,还用了25个小时来招揽老顾客。

     在合伙人基金模式下,萨姆可以得到相应的权益并且能够分得蛋糕。由于他的年薪是5万美元,因此萨姆的GHRR是50美元。考虑到萨姆有比自己多得多的经验,约翰和迈克认为这样做是公平的。在第三个月末,蛋糕分配方式如下:

     在吸纳另外的合伙人入伙时,合伙人基金提供了一种公平公正,一致连贯的股权分配方式。理论价值得到增长,所有的合伙人都获得了公平的份额。

     剔除合伙人

     在上面的例子中,迈克所做的贡献逐渐减少,这可能意味着他要出局了。在最初阶段,不顾其贡献大小而保留其所得份额是不现实的。投资者不希望看到缺位持股人。

     但既然迈克为公司做出过贡献,那就不应当被忽视。诚然,年轻公司有很长的路要走,除非迈克坚持下去,否则他就没有资格获益。迈克可以选择三种离职方案,而每种情况都需要仔细斟酌,以保证迈克得到公平的对待。这三种方案分别是:

     1.迈克退出,也可以称作无故辞职

     2.迈克被“排挤出局”,也可以称作正当辞职或无故被辞退

     3.迈克被解雇,也可以称作因故被辞退

     创办一家新公司充满了不确定性,而合伙人的责任心是十分重要的。三心二意对公司造成的伤害难以修复。事先对这种情况有个预期和理解有助于让你在前进中不断往成功的路上调整方向,避免伤和气。

     无故辞职

     如果迈克由于个人原因退出——也就是无故辞职——那么他不得不接受一份减少的份额,并且给予公司回购的机会。如果公司无力回购股权,那么迈克离职后的合伙人基金如下所示:

     合伙人模式公平地重新调整了份额。迈克现在每小时获得0美元而不是20美元,他的现金贡献也不会按4倍计算。

     请注意,理论价值总和从之前的29,000美元跌至14,500美元。这完全没问题。要记住,公司还不具备实际价值,因此这个数字只不过是用来明确合伙人所占的份额。这个数字具体是多少无关紧要,只要它能帮助我们记录投入就行。

     约翰和萨姆现在都获得了更大的份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要比之前拥有的更多。他们失去了迈克,可能得找一个新人加入。

     迈克也不应当有所不满。公司并不仅仅为他而存在。他仍然有些蛋糕,但公司可以买回来。请记住,我们并不是在处理具有实际价值的真正的股票,这一点非常重要。当我说“回购”时,我指的是公司要偿还给迈克现金。请记住,蛋糕的份额只是公司创始人关于在未来某个时间点提供相应股权的个人承诺,除此之外它什么都不是。

     作为创立者,如果约翰不想分给迈克蛋糕,他有许多选择。首先他可以开除迈克,并且违背自己的承诺。虽然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但却并不公平。

     约翰还可以自己拿出1000美元,作为对迈克付出的补偿。这样做,约翰就会以4倍的比率获得迈克的蛋糕。

     或者,如果公司有1000美元,他们可以从公司账户中出钱来支付费用。

     无论是哪种方法,迈克都应该感到高兴,因为它们都是公平的。

     无故被辞退或正当辞职

     假设迈克喜欢这项事业,但却不能付出足够多的时间,而他缺少付出的行为让约翰和萨姆很不爽。

     约翰和萨姆可以直截了当地要求他离开。他做了他该做的,他帮助成立公司,但他们需要一个更靠谱的人。仅此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或是收购,或是允许迈克保留可回购的份额,无论怎么做对公司而言都是公平的。

     如果公司选择收购,那么迈克有权得到他分得的蛋糕的理论价值。

     需要注意的是这项选择代价昂贵。他们必须拿出4000美元来偿付迈克所投的1000美元。这很公平。迈克并没做错什么,只是其他合伙人想要把他换掉而已。他们想换人,这没问题,但他们不能无端侵犯迈克的权益。

     这种协议给合伙人提供了一点工作保障,因为合伙人团队需要思前想后,才会让某人无故离职。

     同样,如果约翰和萨姆告诉迈克他不会得到和以前一样多的薪酬(但他们的比率不会改变),或是他们告诉迈克不再由他负责市场营销,那么迈克就能以正当理由辞职,还能获得与无故被解雇等同的利益。

     因故被辞退

     如果迈克在反复提醒下仍未能履行某些职责,那么约翰有理由解雇他。这种情况属于因故被辞退,迈克无权获得蛋糕的份额。

     这样一来,迈克就会失去所有通过工时换来的份额,以及他本该在蛋糕中得到的所有未支付的酬劳。

     迈克投入的现金也将被重新计算,以便匹配现金原有的实际价值,不会再以其价值的4倍计算。公司无需进行偿付,但会在恰当的时机发行股票。如果发行了股票,那么应该像前文所述,提供一年的保护期限。

     约翰的自行车小屋幸免于难

     正如你所见,因为约翰的自行车小屋采用了合伙人基金,蛋糕会随着公司变化得到相应调整,而且不同方案的结果也一目了然。

     在上述所有方案中,迈克始终被公平对待。他得到了他应得的。因为他既是朋友又是创业合伙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应该得到公平的对待。

     案例:PhoneMatcherator.com,有限责任公司

     萨莉是位成功的女商人,她通过向其他成功商人出售直升机而发家致富。互联网泡沫时期,她曾在一家在线销售手机的网络公司担任过不长时间的CEO并且干得相当不错。当她重新回来做直升机业务后,她想到了一个创意。这个创意就是,通过人们对一些问题的回答,为他们匹配最适合自己的手机。尽管这个想法严格说来并不是那么新颖,但萨莉认为这是独创好点子并且跃跃欲试。

     萨莉用幻灯片简要介绍了自己的创意,然后跟弗兰克一同分享。弗兰克是一位资深企业家,他在网络公司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尽管弗兰克开办了多家科技公司,但他还是没有萨莉有钱。只要萨莉想,她随时都可以退休。

     弗兰克跟萨莉说他很乐意帮助她创立公司,但他并没有太多积蓄,因此希望在股权之外还能得到一份薪水。萨莉同意了,付给他10万美元年薪(等于他之前职务薪水的一半),外加五年内10%的股票行权。

     萨莉要求弗兰克在雇佣合同之外还要签署一份竞业禁止协议以及一份保密协议。雇佣合同中规定,如果弗兰克被开除出公司,将会得到遣散费以及在股票行权中给予加速补偿。

     萨莉同样拿着10万美元的年薪,但她选择让钱留在公司中而非直接获得这份报酬。她经常提醒其他成员她并没有得到现实的报酬——她希望以此来激励他们(但不起作用)。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弗兰克每周都工作60—70个小时,为了离办公地点近一点他还特意搬了家。萨莉则是兼职从事工作,还自掏腰包投资了25万美元。弗兰克与萨莉一起思索创意,撰写商业计划和软件规程,雇佣员工并实施管理。

     萨莉在律师和会计师身上花了不少钱,以确保所有的合同万无一失,以免遭受损失,然而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这正是萨莉的愚蠢之处。萨莉建立的是冰冷的合同,而非充满信任的创业氛围。

     在弗兰克的管理下,公司成功地在预定时间内实现网站上线,并且所花费的没有超出预算。萨莉对弗兰克非常满意,给了他许多积极的反馈,并在大部分业务执行上听任弗兰克的意见,而她自己则主要负责决策。他们是一支很棒的团队,建立了一家不错的公司。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PhoneMatcherator.com稳步增长,迎来了自己的规划期。但萨莉却感到沮丧,因为她觉得公司的表现不如她在网络泡沫时期经营的那家网络公司。她没有意识到时代变了,她的公司不是唯一一家网上销售手机的公司,如今有成百上千的经销商。

     更糟的是,一家竞争公司在他们之后不久迅速上线,并且渐渐迎头赶上了PhoneMatcherator.com。

     萨莉仍旧在销售直升机。她开始担心公司不会像她期望的那样一夜成功,于是一时冲动头脑发热,她无端解雇了弗兰克。弗兰克震惊了,因为他曾得到极高的评价并且完全信任萨莉。她没有过多解释自己的行为,只是称自己对弗兰克的能力“失去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