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简介(1)
    假如你和合伙人一起开公司,两人商定平分股份。结果你做了所有的工作,而你的合伙人却十分懒散。那么,你还要把一半公司交到他手里吗?《切蛋糕》旨在教你如何来精确计算每一个创始人应获得的股份,或者公司早期员工应当享有的权益。你将会学到:如何评价一个员工为公司付出的时间和带来的资源价值;如果有创始人离开公司,会带来什么样的损失;以及当你不得不解雇某人时,你该如何处理他的股权。研究表明:就像是在《切蛋糕》里概述的那样,动态股权分割模型是成长中的公司避免冲突的最好办法。本书的最新修订版里增加了最新的法律议题、创意估值、翻新投资等内容。

     我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创业。不管结果如何,内心那股冲劲儿一直驱使着我闯入崭新的或已然存在但需要改变旧模式的商业领域。当然我很想赚够钱在长岛买下一幢宛如上帝行宫般的避暑别墅,但内心深处我也明白即便没有那么多钱,成功自有它的另一层意义。

     所有新创公司都会告别初期阶段,走向各自不同的轨迹。大多数倒闭;有的能发展成真正的公司或被其他公司收购,因此,也告别了其“初创性质”。

     如果创业团队可以不计较得失、不论成败,甘愿回到起点,并肩作战,那么我觉得这就是你们拥有的成功。

     成功意味着你要公平公道地对待相信你的人。最好你们能在挺过创业初期后把盏言欢,放声大笑,卯足了劲都能从鼻子里喷出百元大钞似的。不过即便没有财大气粗到喷得出百元现钞,大家也能站起来,互相拍拍灰尘,东山再起——这一次就更为老道与睿智。

     《切蛋糕》这本简短的书讲的就是怎样公平公道地对待相信你的人。

     缺口

     从萌生改变世界的想法到与红杉资本或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举行投资者见面会,你需要跨越一个缺口阶段。你拿出手的东西得是足够撑起一家企业的实在之物,才能让和善好心的风险资本家认为你已胸有成竹、势在必行,给你开出一张大额支票。我称之为“缺口”因为你要么做出创立公司的实际行动弥合缺口,要么迷失其中、任那美好的构想枯萎飘逝。大多数缺乏经验的初创公司都经历了第二种命运。

     仅靠一个大概想法就能一拍即合成就生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事实上,这样的时代可能从来没有存在过。)没有哪个投资者愿意投钱到除了一个粗略的想法啥都没有的公司。

     当今时代,为自己的想法募集资金你得有值得投资的东西,也就是说一个经营团队、一份商业计划书,有能力的最好能拿出产品原型。如果还能有一些已经在为你的产品付费的测试客户,那就更出彩了。这样你就有了大谈特谈的资本。

     将这些东西组合到一起需要时间和各种资源。但大多数情况下,时间和资源需要资金成本。你大概也明白吧,钱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你要跨越的有时只是浅浅一湾,有时却是一道鸿沟。你的想法要么成就一个企业,要么归于沉寂,不外乎这两种结局。

     你们很幸运,紧要关头有一强大工具可助你一臂之力,可谓是金钱的绝佳替代品。这工具叫做股权,它能帮你弥合缺口,白手起家创立企业。

     初创公司的股权实质上没有价值。它没有真正的交易市场,也不能用来支付你的衣食住行。大多数情况下,即便有出售及购买意愿,个人之间也不能买卖股权。关于谁可以谁不可以投资,政府设定了各种各样的规则(稍后会详述创业企业融资法案的相关问题)。

     尽管股权有这样那样的明显不足,你仍然可以用它来获取你需要的东西。你可选择用股权来建立一个企业,这是多么强大、激动人心的方案。多么美妙的事。

     初创公司的股权可以用来支付员工薪资、雇佣顾问、购买所需物资,甚至可以付房租。然而,因为它没有实际价值,你必须得做两件事:一,首先说服人们相信它以后会有很大的价值;二,就你给出的股权分配提供一个合理的计算方法。

     当你用股权作为报酬时,你需确保自己做到公平公正。这就像在走钢丝,出了差错便会迅速终结你的公司和相关人士与你之间的关系。你的职业信誉也可能受到不可修复的损害,最终造成你真实货币的损失。而股权分配得好,世界便由你掌控。

     有趣的是,关于如何利用股权创立一个企业鲜有著述。即便是最懂行的企业家也在这上面栽过跟头。关于这个问题,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答案。

     关于创办公司、谋求发展、筹集资金、市场营销,成就你伟大事业的所有方面的伟大著作浩如繁星。可是关于如何利用股权让你的初创公司起步,据我所知,只有一本著述。也就是你正在读的这一本。

     尴尬的话题

     这事儿我已屡见不鲜,将来也还会继续见到。几个人有了开办一家新公司的妙策。大家都来劲儿了,开始推敲斟酌细节。他们造出一个产品原型,与一些潜在客户交流。想法逐渐成熟定型,于是他们拼凑出一份商业计划书,争取到小型的投资者见面会。然后蠢蠢欲动要辞掉工作,计划着怎样花掉即将流入的大笔大笔进账。

     大伙儿都热情高涨,一切都如火如荼地进展着。然后,股权这个话题突兀地冒了出来。其实这个话题一直都盘旋在他们的脑海中,但他们一直推迟讨论因为开不了口,不知该怎么做。这场谈话看起来就像这个样子:

     “我们得想想公司该怎么分,你们懂的,股份之类的东西,”创业合伙人一号说道。

     “嗯嗯,”合伙人二号应声附和。

     “是这样的,我大伯子是个律师,我准备请他帮我们设立公司。他不收钱,但申请费我们得自己交,”一号说道。

     “呃,好啊,”二号说道,“你想怎么做,我的意思是,我们怎么分?”

     “我也不太确定,要不我们谈谈吧,”一号回答。

     “没错,好主意。我们也许可以三七分,”二号建议。

     “好,这样挺公平的,主意是我想出来的,70%的股份在我看来合适了,”一号表示同意。

     “呃,我想的是我七你三,因为我是开发人员,现在的工作都是我一人在承担,”二号说道。

     “啊,不是这样吧,你现在是做了很多事,可是产品出来后就是我的事了,而且这主意当初也是我想出来的,”一号略带沮丧地说道。

     “没错,可是这个项目涉及到大量的后期维护工作,而且开发项目我用的是自己的主机账户,我觉得我多分点才公平,”二号说道。

     “老兄!这不公平,要不是我你都没机会做这个项目。我应该比你多得点,”一号拉下了脸。

     “老兄!没有我你能做这事儿吗,你会编程吗?你的想法之所以如你预想地那样付诸实践,我做了多少完善工作,”二号喊道。

     “根本不是这样!这个绝妙的想法是我想出来的,你只不过考虑了一点点。我立马就能找另一位开发员来做,你的技能不是不能替代的!”一号嚷道。

     矛盾一触即发,争论随之而来,关系开始恶化。即便这场谈话不像上述例子那样糟糕,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其他事都好说,唯独这场谈话似乎总会带来尴尬与不适。你清晰地感觉到与相信自己的人开始携手创办企业时的那种美妙感觉被破坏了,如同“创业高潮”的突然中断。你与你的想法合二为一,但这场谈话似乎造成了怪异的紧张关系。如果你能克服它,也许三年后你还能扮演一回“黑衣骑士”对谷歌进行恶意收购呢。

     满腹牢骚的百万富翁

     不久前我与一个刚刚成为百万富翁的人吃了顿午饭。他就职过的公司以数亿美元售出,他这个早期员工收获了超乎想象的财富。

     这个人尽管经济上获益,却对这项交易表示不满。他说得了一笔不错的储备金虽然高兴,可要不是被公司老板“忽悠了”他本可以分得更多。他只赚了几百万美元可老板赚了不止一亿美元。

     他的怨愤可以追溯到公司成立之初进行早期股权划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分得的股权与自己的贡献并不匹配。

     噢,我想,这个4年前还只能指望社会保障和微薄退休金支撑退休生活的人,在成了百万富翁,可以潇洒退休后,心里想的却只是帮助他取得今天地位的人对他是如何不公。我确信他总会走出来,向前看。可本该是快乐的时光,却蒙上了怨愤的阴影,实在遗憾。

     这样的情节一次又一次地上演。一个新公司做大做强后,很多人感到不被重视,人际关系由此紧张起来。收益大都属于拥有公司最多股权份额的人。当然,不是每一位员工都应得股权;不过,公司最早期的参与者往往认为自己有资格分得股权,如果他们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到自己的贡献便更是如此了。有些电影讲的就是这类事儿。

     此次交易之后,如果参与者感到自己受到不公待遇,一起合作的伙伴们便会分道扬镳。这真是让人遗憾,因为这些人本该团结在一起,再次合作。不管怎么说,他们已经做成了一项事业,为什么不再创一项呢?

     人们一向期望自己受到公正对待。他们不仅期望自己的贡献被人重视,也期望报酬发放能有一致标准,每人所得到的与其所付出的成正比。对工作关系来说,没有什么比践行不公或不一致的报酬发放标准更具杀伤力。

     就我的经验来看,这不全是钱不钱的问题。人们通常却认为钱是关系破裂的原因,这真令人沮丧。很难驳倒这种观点,但我清楚钱只是一部分因素。人们渴望自己的贡献有价值且受到尊重。他们需要实证,需要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自己是团队里一个有价值的贡献者。

     一次争吵

     我不管什么时候听说两个合作伙伴有了一次“争吵”,都习惯性思考到底是“谁坑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