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转行
    王三几乎每天都和阿瓦隆对打,如果说的更准确应该是挨打。

     阿瓦隆在拳馆里话不多,但是也并非一直冷若冰霜,他喜欢喝酒,喜欢马文一起去酒馆。

     阿瓦隆并不喜欢南希,两个人就好像地球上的两极,一个质朴厚重,一个浮夸外露,阿瓦隆喜欢最简单的拳,南希把拳看成一场盛大的演出,阿瓦隆不喜欢去夜店,南希是夜店之王,几乎每晚都要换一个女主人。

     倒不是谁阿瓦隆讨厌女人,不能接受,而是阿瓦隆对女人的需要只是出于原始性的。其他的诸如关于自我,关于乐趣他都能从其他方面获取。而南希则是将女人上升成了一种生活方式,这让绝大多数人都很难接受。

     王三其实也并不能接受南希的娱乐方式,他觉得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将另外一个名为人的物种作为消遣工具是一种残酷。他更喜欢和马文,阿瓦隆一起去酒馆喝酒。

     用液体迷醉神经,比用另外一个人来获取成就感和快乐要好一些。

     阿瓦隆喝了酒就和平常有些不一样,日常的阿瓦隆冷漠的好像冰峰上的岩石。而喝了酒的阿瓦隆更像是被烈日暴晒之后的岩石。

     “王,你知道为什么少有人人打近身缠斗么?“

     今天的阿瓦隆喝了酒,居然主动找王三聊天。

     王三晃着头。

     “因为他们害怕,他们害怕直面对手的拳头,害怕拳击里最残酷的关于意志的战争。”

     “他们总是想要用漂亮的闪躲和漂亮的拳头去迎战,却没有想过拳击的内核是意志的对抗。“

     “而我,我们不害怕,心无恐惧!”

     阿瓦隆说完得意的笑了。

     王三心中并无得意,他只是喝酒。

     街角的对面,空无一人,那个嘲讽过他,唱过海草的姑娘不在。王三有些失落。

     关于意志?王三并没有想过那样深邃,他只是按照本能做事。

     天色很晚的时候,王三才回到拳馆。

     拳馆的灯光照例还在亮着,在拳馆的中央,蒂娜穿着深紫色的紧身运动衣好像一条迅捷的母狼一样踢打着厚实的沙袋。

     王三进门,蒂娜回头。

     “你回来了!”

     蒂娜说着掠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女人风韵丝毫不被狂野的运动装束所压制。

     “是啊!”

     王三很是有些自然的回答,两人见面太多,在一个屋檐下,几乎生出了老夫老妻的错觉。

     “我教你的热身运动现在还在做么?”

     蒂娜今天有些热情,异色的双眸闪着亮光。

     “还在做啊!”

     王三最近做了很多柔韧练习,又关于腿的,也有关于腰部的,这些练习都是蒂娜强加给王三作为热身训练的一部分。

     王三对此并无拒绝,因为他这些运动做完之后身体很舒服。

     “那好,我现在教你这个动作!”

     蒂娜说着抬起一条腿,一边做动作,一边说道。

     “抬膝,翻跨,踢腿!”

     蒂娜修长的腿,做了一个很标准的扫踢动作。

     王三下意识的跟着做了一遍,王三为人虽然迷迷糊糊的,但是学习悟性上佳,第一次做扫地也做的有模有样。

     “好,我们再做一次!”

     蒂娜细心的指导王三动作,王三懵懂的跟着学习。

     一会儿工夫,王三已经基本掌握了动作。

     蒂娜很满意:“从今天开始,每天练习一百次扫踢!”

     蒂娜擅自给王三下达了训练目标,王三这才悚然一惊,想到了些什么:“喂!练习柔韧性是向南希学习,那我练习扫踢做什么?我打拳用不到脚。”

     “你总会用到的。”

     蒂娜的回答让人无奈。

     “什么时候会用到?”

     王三耿直的追问。

     “当然是打不过的时候。”

     王三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动作他还是和蒂娜学会的。

     “我可以不练习么?”

     王三觉得自己最近练习量已经非常大了,再加上100次打不过的时候才用的上的扫踢,王三觉得自己会崩溃的。

     “可以,但是我会给我的朋友打电话,让他停止调查那只曲子。”

     蒂娜说的随随便便,风轻云淡。

     王三听过之后,却是一下子泄气了。

     “这该死的女人!”王三不敢把这句心里话吐出来,只能垂头丧气的妥协了。

     “好吧!”

     “这就好!”

     蒂娜完美得手,笑嘻嘻的朝着王三吐了一下鲜红的舌头。

     “另外也别忘记做柔韧练习!”

     蒂娜最后还要补刀。

     王三能干啥,只能连连的点头。

     曼彻斯特郊外的一栋老旧的荷兰式小楼里,沙耶夫切着砧板上的蔬菜,不满意的嘟囔着。

     “你完全可以不理会罗伊的。”

     奇夫在另外一边对付着平底锅里的牛肉。

     “我要让他知道,我不是四年前的我了。”

     “你这样做很有风险,罗伊是很具有风险的拳手。他有机会赢你,你并不保险。”

     “我打拳并不是为了只打注定会赢得比赛。”

     奇夫快速的将牛肉翻了一个面。

     “我想要的是拳王,我有必要击败那些质疑我实力的人。罗伊那混蛋在我的眼中连王三也不如,王三至少还在进步。罗伊那混蛋还在拿着少年组比赛的技术。”

     “只要上了拳台,我会让罗伊知道后悔的。”

     奇夫自信满满。

     沙耶夫切着蔬菜,也是笑了一下。

     他在心中是相信奇夫的,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进步有多少。他也知道,奇夫和罗伊比赛打开,拥有优势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第二天一早,王三和莫一起奔跑着,于苏斯骑着电动摩托驱赶着他们两个。

     一个人,一条狗,最后的胜利者却不属于野兽。

     王三领先了莫500米率先跑回到拳馆的时候,发觉拳馆里的气氛有些古怪。

     今早拳手大多很早到了拳馆,南希这样的堕落之人,居然也早早的到了拳馆。

     “嘿!王,告诉你个奇妙的消息,奇夫决定和罗伊比赛了,和你的比赛是同一天。”

     “罗伊是谁?”

     王三的回答让南希好似吃了特辣的墨西哥煎饼一样,被狠狠的噎了一下。

     他忘记了王三是个失忆之人,也根本没有的所谓的惊讶这个功能。

     “真是愚蠢的决定!”

     于苏斯当然知道罗伊是谁,所以他惊讶了,也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