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提前结束
    求收藏推荐票

     龙轩的余光匆匆一瞥,正好瞅见了李南山被白面魔猿吞掉的过程,更是吓得他肝胆俱裂两腿如同筛糠,连逃跑的速度都降了下来。

     骑在白面魔猿肩头的唐林,看着龙轩此时狼狈的模样,心中一阵冷笑:什么狗屁浑天小侯爷,不过是一个没用的怂包罢!

     “憨货,踩爆他的脑袋!”

     唐林对白面魔猿下达命令,四级蛮兽已经通灵,完全能够听得懂他的话。

     白面魔猿不喜欢被唐林称呼为憨货,但一想到对方那一双残忍的拳头,还是沉默着、卖力的向着龙轩的脑袋踩去。

     嘭!

     白面魔猿的巨大脚掌,重重的陷入地面,但龙轩却及时的滚到一边,避免了脑浆迸裂的血腥场面的出现。

     他双手握住灵剑挡在胸前,在生命面临重大威胁的时候,终于有了迎战的勇气。

     “你究竟是谁?”

     龙轩看着白面魔猿身上的野人少爷,总觉得对方有些似曾相识,只是一时无法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唐林没有说话,只是冷冷一笑,伸手在白面魔猿的脑袋上拍了拍,示意它可以继续攻击龙轩。

     唐林没有把握,像杀死李南山一样杀死龙轩,所以他选择继续保持沉默,避免过早暴露自己的身份。

     龙轩与李南山不同,不仅拥有刘宇洲给他的灵剑分身,还有藏剑书院的定向传送符,即便是唐林与白面魔猿一起出手,也没有瞬间杀死他的可能。

     得到唐林的暗示后,白面魔猿突然张开两只巨爪,开始不断在虚空中乱舞,周围的空间仿佛石子投入镜湖,元气开始暴动起来。

     四级蛮兽已经能够操纵天地元气,而白面魔猿所掌握的天赋神术则是木之力。

     随着白面魔猿的不断施展天赋神术,周围的荒野草藤蔓,开始疯狂的生长,眨眼之间就长达数十米。

     藤蔓狂舞,向着龙轩卷去。

     龙轩大惊失色,手中的灵剑乱斩,口中更是暴喝一声:“分光错影斩!”

     霎时,剑气纵横,藤蔓寸断!

     龙轩面色煞白,这一次出手,他几乎动用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四级蛮兽非他能够力敌,更何况在白面魔猿的肩头还有一个更加神秘的野人少年。

     “在下龙轩,阁下可否报个名号?”龙轩不敢就这样落荒而逃,目光凶狠的看着远处的唐林问道。

     唐林默然冷对,白面魔猿目露凶光,将身旁的一根水桶粗细的大树根拔起,泰山压顶一般砸向龙轩。

     龙轩心知不可恋战,极不甘心的捏碎手中的定向传送符,顿时一道璀璨的青色光芒激射而出,裹着他的身体消失原地。

     “哼,便宜你了!”

     看着龙轩被传送符带走,唐林开口冷哼一声,没有能将对方彻底留在烈焰谷,总觉得是一个大隐患。

     唐林并不知道龙轩与刘宇洲之间有过什么约定,以为这样做就可以让龙轩,失去进入藏剑书院的机会。

     当然,如果让他知道,龙轩些人就在不久前,还在围捕睦月和胖子两人,只怕他现在就不会有这样‘仁慈’的表现了。

     睦月是唐林的龙之逆鳞,尽管他一直将对方当成自己的妹妹,可如果有人想打睦月的注意,也要先问过唐林的拳头再说!

     ……

     此时的烈焰谷,几乎已经人去楼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藏剑书院的选拔试炼无法继续下去,许多考生不想被那些强大蛮兽疯狂追杀,只能自己选择放弃试炼选拔。

     就算有些人心有不甘,仍旧坚持留在烈焰谷继续参加试炼,也是抱着找个安全地方躲到月圆之夜的侥幸心理,再也没有了探究烈焰谷秘密的心思。

     烈焰谷的入口,不断的有人被传送出来。

     藏剑书院的老师们终于再也无法保持平静,纷纷拉着那些刚回来的学生追问,究竟在烈焰谷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有这么多的学生放弃试炼。

     突然传送阵上,青色光芒一闪,狼狈不堪的龙轩,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什么?”

     “连他也放弃了?”

     “这么看来,岂不是整个龙雀帝国,都可能没有一个人通过选拔试炼?”

     “他是谁呀,看起来也很一般呀!”

     “哼,无知小儿,也好让你知道,那位就是龙雀帝国皇室第一少年天才!”

     “什么?他就是传说中的浑天小侯爷?”

     龙轩面色阴沉,甚至有些愤怒的看着周围,那些人的议论声,在听来显得格外的刺耳。

     如果他是迫于蛮兽的强大,而自动放弃试炼的话,倒也不会觉得如此难堪,但没有人知道,他竟是被一个野人少年逼着捏碎传送符!

     “究竟发生了事,为什么连你也提前出来了?”

     龙轩刚回来不久,就被刘宇洲派人叫到了他的帐篷内。

     此时的刘宇洲,脸色有些阴沉,甚至是有些愤怒。他实在无法理解,一个拥有他灵剑分身的天才少年,居然无法在烈焰谷生存一个月!

     这个龙家的第一天才,难道只是一个虚有其名的草包?

     “回禀刘长老问话,葬神坑发生异变,成百上千头强大蛮兽涌入了烈焰谷,学生实在无法继续参加试炼!”

     在刘宇洲面前,龙轩不敢摆什么浑天小侯爷的谱,躬身施了一礼,才开始回答问话,而且还没敢说自己是被一个神秘野人逼出来的。

     刘宇洲闻言一惊,“居然还有这等事?”

     对于葬神坑的存在,刘宇洲自然也不陌生,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那里居然会在这个紧要关头发生变故,莫非这一切都与青山镇的唐家有关?

     想到青山镇的唐家,刘宇洲立刻就想到了唐林,问道:“那个唐林现在怎么样了?”

     龙轩没有想到刘宇洲会如此在意唐林,斟酌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可能……大概……现在已经死了……”

     “什么叫可能大概?”刘宇洲一听,勃然大怒,喝道:“到底如何,你给我从实道来!”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龙轩知道无法隐瞒,只好将唐林如何坠入葬神坑的事情讲了一遍,但在他的故事中,雪狼王已经沦为路人甲,他浑天小侯爷才是真正的主角。

     “葬神坑的惊变,会不会与唐林有关?”刘宇洲听完龙轩的话,突然眉毛一挑,想到了某种可能。

     “绝无可能!”龙轩是断然否决,

     “为何不可能?”

     “唐林在坠入葬神坑前,就已经重伤垂死,断然不可能活下去,更不可能与葬神坑的惊变有关!”

     龙轩言辞凿凿,但心中不知为何一阵发虚。突然又想起那个神秘的野人少年,竟与唐林有着几分相似,更是心头大乱。

     好在,刘宇洲心中在想着别的事情,并没有看出龙轩此时的异常,只顾轻声低语:“死了就好,死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