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阴谋布局
    第7章阴谋布局

     “那就好。”

     听到林婉月的肯定回答,唐林微微的一笑,问道:“今天几号了?”

     林婉月闻言一愣,想到今天正是藏剑书院招生选拔试炼开始的日子,立刻焦急的说道:“今天是藏剑书院招生选拔的日子,我们现在就出发,但愿时间还能赶得上。”

     林婉月的话让唐林一惊,“什么?我居然修炼的两天两夜?”

     唐林跟着林婉月匆忙走出唐家祠堂,一眼就看到小丫头睦月,身上背着一个布背囊,手中拿着两把剑,显得有些焦急。

     “少爷,你总算是出关了。”看着唐林过来,有些激动的迎了上去。

     睦月知道,藏剑书院的选拔试炼,对于唐林来说十分重要,所以她今天一早就收拾好一切,就等少爷出关。

     至于手中的两把剑,其中一把是唐林,而另外一把则是她自己的,因为林婉月要求她也一起参加藏剑书院的选拔试炼。

     今日的青山镇来了许多人,整个龙雀帝国的适龄修炼者,几乎都到齐了。

     在青山广场,藏剑书院的外门长老刘宇洲,正在滔滔不绝的讲解着什么。只是没有人发现,他今天的讲话内容显得格外的枯燥冗长,似乎是在有意的拖延时间。

     是的,他就是在拖延时间,因为他想要的那个人还没有来,自然不可能让选拔试炼立刻开始。

     当看到林婉月带着唐林与睦月匆忙赶来,刘宇洲这才心中松了一口气。

     拖延时间等待唐林,自然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因为只有让唐林参加到选拔试炼当中,他才有机会教训对方,才能胁迫林婉月就范。

     “最后强调一点,你们都是龙雀帝国的少年天才,进入龙雀山脉中要务必小心,藏剑书院的选拔试炼固然重要,但我也不希望有人在此次试炼中牺牲。”

     刘宇洲的话音刚落,广场上就掀起一阵糟乱。

     众人议论纷纷,不管是参加选拔的学生,还是学生的家长,都不能接受藏剑书院这样的安排。

     毕竟,他们来青山镇参加选拔试炼,是为了能够进入藏剑书院修行,可不是为了成为龙雀山脉里的蛮兽的食物。

     “有没有搞错?”

     “我没有听错吧?”

     “凭什么要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我们不服!”

     抗议的声音此起彼伏,刘宇洲不得不运功提高自己的声音,喊道:“当然,这种未知之地的试炼,可能存在一定的风险,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只要你们能够收集到有足够价值的情报,就可以直接进入藏剑书院的后山!”

     “什么?直接进入后山?”

     “真的假的?那可是藏剑书院的后山啊!”

     “后山是什么地方?”

     “白痴呀你,不知道后山是什么地方,就敢来参加藏剑书院的选拔试炼?”

     刘宇洲的话再次引发更大的躁动,但这一次却不是抗议,而是激动与兴奋。藏剑书院的后山,也就是传说中内山门。

     传说,只有藏剑书院最优秀的天才学生,才有资格进入的内山门,成为院长大人或者太上长老的亲传弟子,修炼书院收藏的那些盖世功法。

     在藏剑书院没有外门弟子与内门弟子之分,只有学生与弟子两种身份。顾名思义,学生就是书院的学生,而弟子则是书院内山门的弟子。

     书院的学生只能学习书院的普通功法武技与高级功法武技,只有内山门的弟子才能修炼书院的盖世绝学与不传之秘。

     内山门五年一届,一届只招生五到十人。

     刘宇洲抛出这枚红果子,别说是青山镇这些还未入门的学生有着莫大吸引力,就算是进入书院五六年的那些老生,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只怕也会拼了老命争取。

     “烈焰谷是龙雀山脉的一处诡异之地,经过藏剑书院多年的探查,发现那个地方只有十五岁以下的少年才能进入,修为境界也会限制在黄阶剑主以下。”刘宇洲知道自己的话已经震住了在场众人,继续开口介绍此次选拔试炼的任务,说道:“而你们的修为都在蕴剑之境,正是进入烈焰谷的最佳人选。记住你们的任务:调查烈焰谷,并活着出来。”

     “调查烈焰谷!”

     “调查烈焰谷!”

     “调查烈焰谷……”

     一干学生无比振奋的嘶喊。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此次选拔试炼虽然可能有危险,但如果真有机会进入藏剑书院的后山,哪怕是丢掉半条命他们也在所不惜。

     置身人群当中,唐林的情绪似乎也受到了影响。

     “后山么?好像有点兴趣了。”唐林喃喃自语,仿佛灵魂受损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了。

     自从修炼了《升龙诀》,进不进藏剑书院,对他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但藏剑书院的后山,如果有机会的话,他还是想过去看看。

     毕竟,内山门与藏剑书院不同,那里可是灵剑大陆修炼者心目中的圣地!

     “少爷,他们都怎么了这是?”

     睦月不明所以的看着周围,实在想不明白这些人,怎么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突然变的如此亢奋!

     “姓刘的无耻小人,在给这些学生画下一张大饼,想让他们为他卖命。”唐林淡淡一笑,冲着睦月说道:“烈焰谷可没有那么简单,或许还有很多危险。”

     睦月点点了头,同意的说道:“恩恩,大饼画的越大,可能就越危险。”

     他们二人作为青山镇的土著,远比外面来的这些学生,更加清楚龙雀山脉的危险,更何况烈焰谷还是近十年才出现未知区域。

     目送两个孩子跟着近千名参选学生离去,林婉月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她的丈夫唐天,当年就是进入龙雀山脉后一去不回,现在又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与弟子进去,心中莫名的悸动起来,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

     与此同时,在醉仙楼的二楼雅间,有两名男子正在窃窃私语。其中一名身穿灰衣的中年男子,看着远去两千名学生,低声的问道:“可都安排好了?”

     “放心吧!”

     黑衣青年点点头,嘴角微微一裂,露出两排森白的牙齿,残忍的笑道:“进入烈焰谷后,自然有人对付唐家的两个小娃娃,绝对不会让他们活着回来。”

     “那就好。”

     灰衣中年又沉默片刻,缓缓的问道:“没有引起那个女人的怀疑吧?”

     “放心好了,只等唐林进入烈焰谷,就会对林婉月出手!”黑衣青年冷笑一声,说道:“只要唐林不在青山镇,唐龙老鬼留下血脉剑阵根本就不会庇佑那个女人!”

     “但愿主人这次算无遗策,彻底抹去唐龙老鬼在灵剑大陆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