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绝不妥协
    第4章绝不妥协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刘宇洲微微一笑,他知道林婉月心动了,但心中却在暗想:让唐林拜一位剑皇前辈为师?想什么呢,连自己都还不够资格,更何况是唐家的废物!

     “你若真有把握……”

     对于刘宇洲的话,林婉月不置可否,但心中却真的不禁有些意动。当然,想要她嫁给对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或者可以先与他虚与委蛇一番。

     只是,林婉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唐林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

     “娘亲,不要答应他!”

     唐林进来后,愤怒的盯着刘宇洲,说道:“无耻之辈!你真的是藏剑书院的老师么?若藏剑书院的老师都如你这般无耻,那么藏剑书院不去也罢!”

     他不是一个拘于小节的人,若自己的父亲真的不可能回来,若自己的娘亲真的与对方有情,他是绝对不会阻拦林婉月改嫁。

     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分明就是刘宇洲,在强迫娘亲就范,这种卑鄙无耻的行径,如何能够让唐林接受?

     无论是为了维护林婉月的清誉,还是为了维护唐家的尊严,身为唐家的唯一男丁,唐林都有责任站出来。

     哪怕对方是藏剑书院的外门长老,哪怕对方是修炼界的不世天才,他都要义无反顾的站出来,一步也不能退缩!

     该死的刘宇洲,竟敢以自己为条件要挟娘亲,实在是卑鄙无耻,实在是罪不可恕!唐林心中大怒,恨不能将刘宇洲剁碎了喂狗。

     “小师妹,这位公子就是唐林贤侄吧?哦对了,还有外面偷听的那位小姑娘,也一起进来吧。”

     见唐林闯了进来,刘宇洲也没有感到任何意外。毕竟,修为到了他与林婉月的这种境界,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避不过他们的感知。

     外面的睦月听了刘宇洲的话,知道自己也被发现了,气哼哼走了进来,坚定不移的站在唐林身边,怒目圆睁的看着刘宇洲。

     就这样一个厚颜无耻的家伙,也想娶我师傅?真是百日做梦!亏得自己先前还觉得他挺帅的,真是瞎眼了。

     睦月在心中,狠狠的鄙视了对方一番。

     “谁是你的贤侄?你又算什么东西?我们唐家可没有你这种厚颜无耻的故交!”唐林看着对方继续开口。

     “林儿住口!”

     两个孩子突然闯进来,让林婉月想要与对方虚与委蛇的计划彻底泡汤,只能先出言制止唐林,说道:“过门即是客人,身为唐家人,怎可失了礼数!”

     “娘亲教训的是,我们唐家的人,自然知礼。”

     唐林说话的同时,依旧毫不退缩的盯着刘宇洲,明嘲改为暗讽,词锋依旧犀利。

     “我们唐家的人,自然懂礼数,但有些无耻之徒,却不知礼数,公然上门逼婚!”

     “这么说来,贤侄是觉得在下不知礼义廉耻了?”刘宇洲阴沉着脸,不悦的看着唐林,若非这两个小杂种突然出现,或许林婉月刚才已经答应他了。

     “倒是小看你了,原来还有自知之明。”唐林讽刺说道。

     “那好,请贤侄解释一下,躲在外面偷听大人谈话,又算哪门子的礼?”刘宇洲问道。

     “整个青山镇都是唐家的,何来偷听一说?”唐林不屑的回答。

     “你——”

     唐林的话,让刘宇洲为之一滞。他没有想到唐家的小杂种,言辞竟如此锋利,沉默片刻才话锋一转,说道:“在自己的地盘上,的确用不着偷听。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若是贤侄想要进入藏剑书院,也是要遵守我定下的规矩?”

     “藏剑书院的规矩,我自然是要遵守,但你又算是什么东西,你定的狗屁规矩能够代表藏剑书院?”

     唐林明白刘宇洲话中的意思,对方见此刻讨不到半点便宜,是想要在招生选拔考试中拿捏自己。

     不过,他却丝毫没有被吓退,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区区外门一个长老而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藏剑书院的院长呢!”

     “你大胆!”刘宇洲被噎的无言以对,只能仗着身份怒喝对方。

     想他刘宇洲以区区四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是大陆十大顶级修炼圣地之一的外门长老,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人跟前,都有着绝对狂妄的资本,却万万没有想到,竟在与一个后辈子弟言辞交锋中竟落了下风。

     他强忍心中的杀意,转而看向林婉月,说道:“小师妹,你还是好好想考虑一下吧!以唐贤侄的资质与修为,想要通过藏剑书院的选拔,无疑是痴人说梦!”

     “我儿自会按照藏剑书院的规矩进入书院,就不劳刘师兄费心!”

     林婉月知道,经过唐林这样一闹,双方连虚与委蛇的机会都没有了,是以也没有再与刘宇洲客气。

     “哼,好自为之!”

     刘宇洲最后瞪了唐家三人一眼,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

     啪!

     刘宇洲走后,林婉月转身就给了唐林一个大嘴巴。

     “娘亲,你……”

     唐林被打蒙了,不明白林婉月为什么会突然打他。

     “师傅……”

     睦月也呆住了,她觉得少爷刚才的表现实在太帅了,也没有做错什么呀,怎么会挨师傅的打呢?

     “打你,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而是要你知道,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林婉月知道,经过唐林这一闹,他想要进入藏剑书院的机会,将会更加的渺茫了。

     “唐家虽然没落,但若有人想要欺负我们,孩儿也绝对不会答应!”唐林觉得自己很委屈,倔強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林婉月。

     “刘宇洲固然很无耻,但他刚才说的话很对。藏剑书院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能够解决你修炼问题的去处。得罪了刘宇洲,几乎是彻底断送了一条路。”

     “我的确是想继续修炼,也很想去藏剑书院,但这不是以牺牲娘的尊严为代价。”唐林说道。

     林婉月暗叹一声,唐林身上不愧是流着唐家的血脉,与他爹唐天一样的骄傲,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她固然心中很赞赏,却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依旧寒着脸,说道:“纵有千百理由,也不该如此鲁莽冲动。”

     见唐林沉默不语,林婉月最后说道:“去祠堂面壁思过三日吧。”

     “哦!”

     唐林心中不太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他转身欲走,又听到林婉月说道:“三日后参加选拔试炼,只要你表现的足够优秀,也不是没有机会。”

     “还要参加?”

     唐林回过头来,不解的看着林婉月,既然已经得罪了刘宇洲,还有必要参加什么狗屁选拔试炼么?

     “为什么不?”

     林婉月反问说道:“你的这个名额,是他们停留在青山镇需要付出的代价,不用掉岂不是浪费?”

     “既然如此,孩儿定当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