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血脉羁绊
    葬神坑很大,大到唐林用了三天时间,都还没有进入那处最核心的神秘地带。

     当然,唐林没能进入葬神坑的核心地带,也不全是因为葬神坑的地域辽阔,也有越靠近核心区域蛮兽越强大的因素。

     尽管,唐林已经掌握了时间之钥的秘密,但也不能与那些强大四五级蛮兽抗衡,毕竟‘时间倒流’的使用次数也有限制。

     经过连续三天的不断测试,唐林终于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那就是‘时间倒流’每天最多只能用三次,每次跨度为一息时间。

     所谓的一息时间,就是人类普通成年男子的一次呼吸,所需要耗费的时间。

     这是一个非常的微小的时间计量单位,小到有时候可以忽略不计。

     在面对防御能力超强的高级蛮兽,即便可以让时光倒流一息时间,唐林也拿对方没有丝毫的办法。毕竟,实力的差距,非这一息时间可以拉平。

     当然,如果他面对的对手实力,与自己相当或者差距不大,那么这一息的时间,就足够决定胜利的归属。

     在第四天的中午时分,唐林终于走进了葬神坑的那片最神秘的核心区域。与唐林想象中的景象不同,没有蛮兽盘踞,没有毒瘴弥漫,只有古木参天,百花争艳。

     四周一片寂静,静的唐林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静,可怕的静!

     唐林从未想过,原来安静也能让人如此心生胆怯。

     痛,连心的痛!

     唐林越是靠近心中的那个声音,心脏越是针钻一般的痛。

     独自一人,身处一个未知的地方,面对未知的存在,十四岁的少年,即便心智再早熟,心中还是开始不断的滋生恐惧。

     唐林心慌了,开始有些不知所措;唐林心乱了,乱得他想要立刻逃离这片区域。但是,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因为他看到一团跳动的‘火焰’。

     ‘火焰’并不是真正的火焰,而是一朵盛开的火莲花。

     九九八十一片晶莹如玉的莲瓣,构成一个脸盆大小的莲台,在莲台中央端坐一个人形的虚影。

     那道‘虚影’像是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又像是一团随时可能被风吹灭的烛焰。

     不知为何,当唐林看着那道虚影的时候,心中便生出一种莫名的想要过去亲近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熟悉的亲人长辈。

     但唐林可以对天发誓,他从来就没有见过那道虚影般的老人。

     唐林目光继续往下移动,发现那火焰一般妖艳的莲花,居然是植根在一具干枯的尸体上面。

     此情此景,怎能不骇人?

     妖艳的莲花,虚无的鬼影,诡异的干尸,唐林的头皮如同炸开,身上的汗毛根根竖起,小心脏也不争气的加速跳动!

     扑通!

     扑通!

     扑通!

     ……

     万籁俱静,唯有唐林心跳的律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心跳突然加入了进来,吓得唐林身体又是一颤。

     扑~~

     通~~

     那个突兀出现的心跳很微弱,微弱得甚至都可以忽略不计,但唐林可以发誓,自己一定没有出现幻听。

     因为,那个断断续续的心跳,正是来自地面上的那具干尸!

     “他还没有死!”

     唐林吃惊的看着干尸,发现对方虽然只剩下一具‘皮包骨’,但身上确实没有一丝的死气。

     “那是,那件衣服……”

     当唐林的目光落在‘干尸’的衣服上,突然就是一呆,心中莫名一阵绞痛,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

     ‘干尸’的衣服早已破碎不堪,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件衣服的做工与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如出一辙。

     唐林穿的衣服,都是他的母亲林婉月亲手缝制,十四年来从没有变过。说一句大话,只要是林婉月做的衣服,就算是化成了灰儿,唐林都认得。

     当然,这并不是说林婉月的针织女红多么多么的好,而是因为林婉月在这件事上有着前所未有的执念。

     正如前文中我们提到的,林婉月出身龙雀帝国五大修炼时间的东门林家,更是家主林霸天的幼女,可以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要说针织女红,就是洗衣做饭,在出嫁之前都没有干过。

     但在为人妻为人母之后,林婉月却极为霸道的让她的丈夫、儿子,穿衣就只能穿她亲手做的衣服。

     所以,唐林现在断然不会认错,地上的衣服碎片,就是出自林婉月之手,而那具干尸的身份,显然已经呼之欲出。

     然而,唐林却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失踪八年的父亲,竟会变成这般模样!

     “不可能!”

     唐林双手抱着脑袋,如同疯魔了一般。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是真的!”

     唐林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但事实就在眼前,地面的这具‘干尸’,不是失踪八年的唐天,还能是谁?

     跪在‘干尸’旁边,唐林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在唐林的记忆里,父亲唐天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伟岸男子,而眼前的这具‘干尸’眼窝深陷五官错位,干皱的皮肤没有一丝的血色,除了微弱的心跳外,再无一处像个活人。

     “父亲,真的是你么?”唐林哭了很久,才有勇气将手伸向那具‘干尸’。

     他没有因为愤怒而丧失理智,更没有将一腔怒火,撒向长在唐天身上的那株妖艳火莲,因为不确定那样,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父亲现在还有心跳,这在唐林看来,还不算是最坏的结果。

     “没错,他就是你的父亲!”

     突然,那个神秘的声音,又一次出现在唐林心中出现,而这一次是那样的清晰,就如是两人面对面交谈。

     “你究竟是谁?”

     唐林终于无法继续忍下去,失踪多年的父亲就在眼前,而且下场还是如此的凄惨,他不可能不动容。

     “正如你所见,老夫就坐在你面前。”

     声音再次响起,但这一次却不是在唐林的心中,而是来自眼前的莲台中央。

     “是你?”

     唐林惊愕,尽管心中早已有了某种设想,但还是忍不住的吃惊。

     看着莲台中央的那道虚影,唐林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无论对方是什么历来,仅凭他将自己的父亲害成如此模样,都是他唐林的生死大敌!

     “老夫唐龙,或许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

     莲台上,那道虚影睁开了眼睛。

     “什么?”

     “唐龙?”

     “你说你是唐龙老祖?”

     唐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觉得一定自己打开副本的模式不对,唐龙老祖乃是三千多年前的人物,传说早已剑碎虚空,离开了灵剑大陆。

     “应该不错。”

     那道虚影看着唐林,无奈的一声叹息,说道:“否则,你们父子不可能与老夫存在灵魂血脉的羁绊,更不会寻到这里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林不可能相信对方的话,至少对方不能合理的解释,唐天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他是绝对无法相信,莲台上灵魂老者就是唐家的传奇老祖唐龙。

     “无数年前,老夫领悟时间法则,一身修为通天彻地,但后来却发现了一个秘密,事关整个灵剑大陆的秘密。也正是因为这秘密,天上地下再无老夫的藏身之地!”

     “十年前,天火妖莲成熟,让老夫留在灵剑大陆的最后一缕残魂觉醒,然而老夫的这缕残魂早已在漫长的岁月中迷失了自己。”

     “八年前,你父亲的带来,以唐家子孙的血脉,唤醒了老夫的记忆。而今天,你又来到了这里,或许这就是你的宿命,也是老夫这缕残魂的最好归宿!”

     唐龙老祖的讲述,让唐林再一次的陷入了迷茫。无数年前,唐龙老祖究竟发现了什么秘密,竟能让他天上地下再无容身之地?

     如果说,眼前的这道虚影是一缕残魂,是不是意味着真正的唐龙老祖早已死去?唐龙迷茫了,仿佛信仰崩塌一样,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再也无法看到光明!